第95章 路遇车祸现场
书名:穿越八零,娇气龙宝三岁半 作者:薄荷雨 本章字数:23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32:35

神婆肯定不至于,但是姣姣有时候表现出来的东西,让家里人看着心惊。

秦家四老只跟他们当爸妈的说别宣扬,可宋绣却着急得不行,只想让女儿不要这么“惊世骇俗”。

她知道很多农村里所谓的神婆先生,其实大部分都是骗人的,但也有人的确是有很强的第六感,用科学无法解释,可她不希望她的女儿也是其中之一。

秦晓相对来说要好点,可她懂自己弟弟和弟妹的心思,也不希望把这事儿宣扬出去。所以在儿子表现出惊诧之后,她虎着脸不客气的使劲拧了儿子一记。

“你给我闭嘴,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巴是吧?”

见妈妈生气了,秦术这才反应过来,讪讪的埋头吃饭不敢再出声。

秦姣吃完就困,到哥哥床上,兄妹俩窝在一起睡了个午觉,起床之后发现哥哥已经上学去了。

“走吧,车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
秦晓收拾好东西,让宋绣抱起女儿,两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县中家属楼。

一路上秦姣都恹恹的,想到有好几个月不能再看到哥哥了,她幼小的心灵就觉得受到了严重的伤害。

刚好农技站的车快出县城的时候,一辆救护车拉着鸣笛开了过来。

司机刹了一脚,让救护车先过去,而后嘴里还在感叹这肯定又是急症患者,要去省里看病的。

“县城的医院不说技术还不错嘛,怎么会往省里转?”

“身份不一样嘛。”司机也没多想,随口答了一句,“有些老干部们虽然退休下来了,可还是觉得自己很重要,县里的医疗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,当然了,也有县里没法救治的病,只能往省里转的。”

他当说笑话似的,说了好几件他知道的,老干部们离退休后觉得自己人走茶凉,生个重感冒都要求去省医院住院的事儿。

“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好,不过你们也知道,人家辛苦了一辈子,临老了享受享受也应该,就是吧,这有时候遇到省院那边床位紧张,难免就有矛盾产生。去年不就发生了一起因为抢床位而产生的打架斗殴事件。后来我们单位还下了文件,哪个级别的干部能去省院都做了规定。超过规定的病情和级别,你要去就自己给钱,单位不给开介绍信了。”

秦晓跟宋绣都不是单位的人,听过也就算了。

但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好,往前走了十几公里,就在分岔路口,看到救护车被撞到了路基下面。

肇事的是一辆农用小货车,装着不少东西,严重的超载了。撞了救护车之后,这两载满农资的小货车也翻到在地,听说还压到了两个骑自行车的路人。

交通被堵,他们也走不掉。很多人都在帮忙把农用车上的东西卸下来,不然根本看不到下面被压的路人情况如何了。

宋绣下意识的捂住了女儿的眼睛,不许她往出事地方看。

秦晓瞅了一眼救护车,发现车上配备的护士受伤不轻,额头还在流血,腿脚也似乎出了问题。有人想要帮忙抬病人出来,又不敢轻易上前,正着急呢。

“绣儿你在车上看着孩子,我去瞧瞧情况。”

秦晓开门下车,小跑到救护车那儿,伸头一看,坐在前面一点的急救医生陷入了昏迷,车里的担架床也抵到了氧气罐上,女护士满脸血,想要找人把病人和医生弄下车,但周围的人不敢动,主要是车上病人还连着仪器,他们也不敢随便取。

“我学过一阵护理,我来帮忙。”

秦晓看了两眼,确认那几条链接仪器的线并不太重要,熟练的上去取下来,然后招呼人把病人连同担架床一起抬下去。

被担架床抵住腹部的医生嘴角边都是血,仰头靠坐在车厢边上,怎么叫都没有反应。

秦晓凑过去伸出手指探了下他鼻前,感觉不到气流。再摸了摸他颈动脉,只有很微弱的反应。

她不是医生,看不出来这人是不是内脏受创了,只能先了解外部创面。后脑勺的位置有一个鸽蛋大小的肿块,被扯开衣服露出胸口,惨烈的乌青怵目惊心。

救护车的司机已经没了生命迹象,受伤最轻的就是随车护士。

这时候护士在旁人的帮助下已经站起来,去够医生的手。

“现在别动他,你们打电话给医院了吗?”

旁边有人说已经打了电话了,但路上堵得水泄不通,也不知道救援的医生什么时候能到。

农技站的这个车是封闭式的双排座货车,后面车厢没有太多货物,是打算到镇上拉物资回县里的。秦晓跑过去找到了司机,问他能不能让车调个头,把昏迷的医生先送到最近的医院去抢救。

“调头的话不行,你看看现在已经两头都堵上了,我们过不去,他们也过不来。”

司机站起来打量了下周围,突然想起一个人:“我记得县医院退休的老主任家就在这附近,他退休后就搬回老屋子住了,听说在家里弄了个小诊所,帮乡亲们看个头痛脑热的毛病。要不,弄他那里去试试?”

“也行,但是,怎么弄过去,你认识路吗?”

“我,我不认识啊。”司机挠挠头,“我就只是听人说的,具体我也不知道人住在哪里。”

秦晓吁了口气,扭头爬到路边的一辆农用三轮车上,扯开嗓门:“你们有谁知道县医院退休的老主任在哪里住,可以帮个忙去接老主任过来看看情况不?人命关天,有谁知道的,帮个忙啊。”

她这一声吼,还真起了作用,旁边有个老农也扯开了嗓门回答她。

“闺女,我知道,就我们村里东头。你等着,我让我孙子去叫他。”

旁边几个黑不溜秋的小孩儿一听,二话不说就从田埂里穿过去,往村里跑,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吼叫,说他们也知道,这就去。

县医院派来抢救的人果然被堵在后面过不来,交警和民警的同志也急得满头大汗,一边梳理交通,一边指挥救护车往前走。

这边是县道,路窄,这一堵车,别说加塞一辆救护车,就多俩人都难得挤过去。又有人看到过不去,想要调头走的,结果直接被横着堵路上了。

就在宋绣坐车上干着急的时候,秦姣拍了拍她妈妈的手臂,小声道:“妈妈,车上那个医生叔叔要不行了。”

宋绣一听,脸色刷的就白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